在被贬谪的文人中,苏轼算是一个比较达观的。

他既可以写出“长恨此身非我有,何时忘却莹莹”,又可以写出“大江东去,一时多少豪杰”。积极的人生态度与无可奈何的态度在他身上得到了和谐共处。


初中觉得苏轼的文笔很妙,但其实他的人生经历异常丰富,被贬谪之前,他在陕西凤翔,浙江杭州,江苏徐州,浙江湖州,山东潍坊(密州)都做过地方官员,当京官之后,文学才华颇受司马光和王安石的器重。但是在变法运动中,遭遇乌台诗案,开始了他二三十年的贬谪生涯。

一个不俗的人,留下来很多文化人文财富,但是这珍珠的财富,在结成的过程中,却要河蚌承受一定的痛苦。


苏轼曾经贬谪到黄冈,做一名小官,还到过赤壁,在那里写下了大江东去。晚年还被贬谪到了海南儋州,当然现在有钱人没事就飞机到海南三亚玩,但是古代,那里是不毛之地。惠州现在也是港珠澳什么一体化的好地方,拥有一众加工制造业。成为了条件比较好的地方。


人生是丰富的,见诸笔端,可以想想苏轼在漂泊的过程中,眼界得到了拓宽。他与从30岁就开始贬谪的柳宗元不同,柳宗元最大的心愿就是回到汴京,当一个体面的京官。


穿越时空,人的痛苦从来就没有改变,再苦的事情,也早已有人承受,活出自己的精彩,才是一个好的精灵